当前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暴劫红颜

暴劫红颜

添加:2017-06-08来源:人气:加载中

第一章  初试马小姐丫鬟惨遭杀戮 惊魂魄礼送贾府痛煞二老
 
  清晨,太阳从地平线升起,金壁辉煌,霞光四射,新的一天开始了。
 
  清脆的马铃声由远处传来,一位妙龄的白衣少女骑着一匹白马飞驰而来。两 个绿衣少女策马紧随,看似两个丫鬟。在她们身后一个中年男子骑马紧跟,只见 他身着青色大褂,足蹬长靴,头顶方冠软帽,一看便是富人家的管家。
 
  那名男子边追边喊:「小姐,别摔着,慢点!」但他已被白衣少女落下很长 距离。两名丫鬟也渐渐落后了。
 
  白衣少女名叫贾芳雨,年方18岁,是河北邯郸章台县首富贾长风的千金。 两名绿衣少女是她的贴身丫鬟:小翠、小玉,她们是孪生姐妹,皆为16岁。中 年男子为贾府管家贾正。
 
  昨天,有人送给贾老爷一匹白马,贾小姐甚为喜欢,贾老爷便将马送给她。 今早她便与丫鬟小翠、小玉和管家贾正出来试马,兴致极浓竟然一口气跑出离家 十多里的荒郊野外。
 
  再往前有一片浓密的林子,古木参天,阴风阵阵,怪鸟啼号,恐怖阴森。贾 小姐却丝毫不在意,策马驰入林中。林中小道曲折窄小幽长。树枝低垂,拂扫在 贾小姐脸上,她惬意地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两个丫鬟距贾小姐约有半里路,而管 家贾正却相距近一里路。
 
  两个丫鬟正欲进入林中,管家贾正却惊出一身冷汗,大喊道:「别进林子, 小姐危险!小翠、小玉快拦住小姐!此处盗匪出没,切勿进入!」
 
  两个丫鬟远远听到贾正警告,急忙勒马大喊:「小姐,快回来,危险呀!」 但林中没有回音,只听到马蹄哒哒地响。她俩便策马冲入林中。
 
  忽然,白马由林中飞奔而出,贾小姐却不见了。
 
  两个丫鬟心中咯噔一沉。
 
  这时林中传来女子的惊叫声:「来人啊!救命呀!救我!」
 
  她俩心中同时想到小姐出事了!忙纵马疾驰并大喊道:「小姐,你在哪儿? 别怕!我们来了!」
 
  在一片林中开阔地,小翠吃惊地对小玉喊道:「小玉妳看!」顺着她的手指 的方向,小玉看到贾小姐被绳子拴住右脚腕倒吊在半空中。
 
  小玉喊道:「小姐别怕!我们来了!」
 
  「别过来!有埋伏!」贾小姐急忙喊小玉小翠两人止步,但已经晚了。 
  两个丫鬟已被绊马索绊下马来,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动弹不得。
 
  这时传来一声呼哨,一名蒙面男子闷声道:「有人来了,快带走!」从树上 跳下五人迅速将贾小姐放下和两个丫鬟一起捆绑好。
 
  其中一个人用不可抗拒的口吻道:「先带她们走,我立即赶来!」
 
  另外四人迅速带着贾小姐和丫鬟消失在密林中。那个下命令的男子将一棵大 树削掉一片树皮,刻了一行字:贾小姐暂寄我处,速带黄金千两来赎人!苍山老 二立字。
 
  在那人消失在密林中后,管家贾正赶来了。见到树上刻的字后,脸色大变, 惊出了一身冷汗,随即策马疾驰而去。
 
  密林深处在一个有水塘的开阔地上,五名黑衣人正谈笑风生。
 
  那个在树上刻字的汉子名叫沙牛,本是邯郸城内一名屠夫。后来与人称「烧 烤大仙」的广通山寨寨主窦寿平拜了把子,便到山寨中做了二大王,有一身好武 功和蛮力。广通山在当地亦称做苍山,故他自称「苍山老二」。
 
  他身旁那个大个子名叫展岳,原本是邯郸的市井无赖。因看上了一名叫翠玲 的美貌少女,遭到其兄拒绝后,与其兄斗殴,怀恨在心,竟深夜持刀潜入翠玲家 ,当着其兄的面蹂躏并杀死其未出嫁的妹妹翠玲,并割下她的玉乳,剜下私部和 屁眼后,将翠玲大卸八块。屁股蛋上的肉亦被展岳割下烹煮后,残忍地逼其兄吃 下。最后杀死其兄割下头颅,将翠玲的私部塞入其兄口中,并将兄妹二人的人头 悬挂在邯郸南门示众,场面十分凄惨。事后他投到广通山,坐上第三把交椅,他 的进山礼物竟是少女翠玲的两只细腻白嫩丰满的玉乳。
 
  那个矮胖满脸胡子的黑衣人名叫肖汝峰,原本是沙牛的伙计,在沙牛去广通 山不久,也跟随上山,坐上了第四把交椅。因其刀法奇快,被人称为「无影快刀 肖」每当山寨中劫到美貌女子,蹂躏后,大部分由他操刀将女子剥皮或剔下身上 的肉烹食。他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女子剥皮拆骨,手法残忍。已经不知道有多少 美貌女子在他的刀下被肢解。
 
  苍山老二左边那个瘦高个名叫万人杰,以前名叫薛大会,原是陕西山阳县富 家子弟,因与人为一名叫李湘雯的少女发生争斗,致使少女李湘雯被诬告斩首示 众,他也被人诬陷,逃亡至河北大名府,隐姓埋名做了镖师。但后来他私吞镖银 ,被官府通缉,在逃亡中蹂躏并杀死多名妙龄少女。
 
  被害少女皆死状可怖:被残忍地从屁眼到脖颈一刀活活劈成两片,斩下人头 割下玉乳剜下私部屁眼。死者的头颅玉乳及私部均被其带走把玩,故他被人冠以 「万人劫」的绰号。在投奔广通山时,他的进山礼竟是用马驮着的三十四颗美貌 少女的人头和一大堆女人的玉乳及私部,其中私部都被用细绳从屁眼中穿过连成 好几串,山寨中的喽啰在清点时,发现女子私部竟然多达四十三只之多,玉乳也 有四十多对。可见此贼的残忍程度。在山寨中他排行第五。
 
  剩下那名白面书生模样的是展岳的弟弟展峰,因感仕途无望,便投亲到广通 山,在山寨中排行老六,但武功是山寨中最好的,且阴险狡诈,诡计多端,在山 寨中充当军师角色。
 
  万人杰咧着大嘴笑道:「二哥,这仨小妞真水灵呀!弟兄们又可以开荤了! 哈哈!」
 
  肖汝峰接茬道:「特别是那个贾小姐,绝色天香,妙不可言!二哥真是好福 气啊!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一阵粗野淫荡的大笑传到贾小姐耳中,令她惊恐不已,她 不知道这是一帮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亚洲图片区偷拍自拍图片www.400iii.com
 
  「老五,请贾小姐过来。」苍山老二色眯眯地吩咐道。
 
  「是!二哥!那两个丫头?」万人杰眼中冒着火答道。
 
  「弟兄们享用吧!哈哈!」苍山老二笑道。
 
  「谢二哥!哈哈!憋了好几天都憋坏了,这回可要过足瘾!哈哈哈哈!」万 人杰笑应着来到贾小姐面前。淫笑两声,并随手在贾小姐脸蛋上摸了一把。 
  贾小姐惊恐地大叫起来:「你要干什么?别碰我!放开我!」
 
  「别急嘛,尊贵的小姐,一会你会爽死的,来人,我给你松绑。」万人杰笑 道,并将贾小姐推到苍山老二面前。
 
  苍山老二色眯眯地盯着贾小姐的双峰高耸的胸部,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慢条斯理地对她说:「宽衣吧,贾小姐!小生等不及了。」
 
贾小姐惊恐地望着他那双血丝密布的眼睛,本能地用手护在胸前,并抓紧衣襟。 
  「哈哈……」苍山老二野兽般的狂笑起来:「小生仰慕小姐久矣,只是想陪 小姐玩玩,不用怕,很爽的!很舒服!小生迫不及待了。」他用手去解贾小姐的 腰带。
 
  贾小姐玉容失色,惊叫着转身欲逃,但被万人杰牢牢抓住,动弹不得。她又 哭又踢,死活不从。苍山老二笑道:「老五,算了!我不强人所难,先让她想想 ,她会同意的!」
 
  万人杰将贾小姐双手绑着吊在树上,只让她的脚尖着地。贾小姐恐惧地哭喊 着,拚命地扭动着身子挣扎着。
 
  「弟兄们,你们和那两个小妞玩玩吧!」苍山老二指着丫鬟小翠小玉笑道: 「痛痛快快地享受吧!哈哈……」
 
  「谢二哥!哈哈……」
 
  众匪一哄而上,将两个丫鬟从树上解下放倒在地上。两个丫鬟发出绝望的惨 叫,拼死抵抗,但怎敌四个壮男人,转瞬间已春光尽泄,精赤条条身无寸缕了。 
  「没想到两个丫头也如此正点,弟兄们好好享用吧!哈哈……」苍山老二边 看边大笑道:「给贾小姐点点步,上上课!」
 
  众匪肆无忌惮地大声淫笑着,急不可耐地脱光衣服,如狼似虎般的扑到两个 丫鬟白玉一样的胴体上。
 
  小翠和小玉绝望地惨叫着、挣扎着,但无济于事,被四名匪徒疯狂摧残着。 贾小姐目睹小翠小玉在自己面前被众匪疯狂轮奸的凄惨场面,痛苦地闭上双眼。 她后悔由于自己的任性,没有听管家贾正的劝告,害了自己也害了小翠和小玉姐 妹。
 
  小翠和小玉陪伴她多年了,感情极深,亲如姐妹般。自己眼睁睁看着她们被 轮奸,却无能为力。她痛苦万分,恐惧感竟瞬间消失,愤怒地对众匪喊道:「畜 生!放开她们,你们不是人!放开她们!放开!」泪水在她脸上如泉涌般流下。 
  「别急嘛!好戏还在后头呢!慢慢欣赏吧!」沙牛慢条斯理地搭腔道。贾小 姐泪流满面,痛哭失声,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小翠和小玉的名字。
 
  众匪提着裤子露出心满意足的神情,口中淫语连篇道:「小妞真嫩,水灵灵 的,真爽!」「瞧她俩的奶子白白嫩嫩,滑滑腻腻真舒服!」「那小屁股光滑白 嫩,弹性真好,摸一把够消魂半日的!」
 
  此时,地上的小翠和小玉两姐妹蜷缩着身子,已哭成泪人,衣物早已撕成条 了,无法遮身。
 
  苍山老二笑嘻嘻地对万人杰道:「老五,露出你的绝活给贾小姐看看,也给 兄弟们凑个乐,哈哈……」
 
  「好!表演的精彩点,噢!」众匪齐声附和着起着哄。
 
  「是!二哥!那我就给兄弟们凑个乐!」万人杰边笑边道,并特意向贾小姐 说道:「让贾小姐开开眼!嘿嘿!」
 
  他乐滋滋地干笑两声。然后走到刚被他奸污过的小玉跟前,将她拖到两棵大 树中间。用绳子将她的两只脚腕分别绑上,将绳子一端搭在一棵大树粗大的树杈 上绑好,他手持另一根绳子纵身跃上另一棵大树的树杈上,然后从另一侧跃下。 
  在他落地的一霎那,小玉赤裸裸的玉体被凌空倒吊在半空中。她猛的从麻木 中清醒过来,惊恐地大叫起来。
 
  但万人杰却使劲将绳子拉紧,直到将小玉的双腿拉得大大的叉开,整个身子 呈一个倒挂的「人」字时,才将绳子固定好。
 
  小玉拚命地挣扎哭喊着,但无济于事。贾芳雨小姐惊恐地望着万人杰叫道: 「你们干什么?放下她!别伤害她!」
 
  沙牛哈哈大笑道:「贾小姐别急嘛!好戏刚刚开场!老五看你的了!」 
  「是!二哥,兄弟献丑了。贾小姐瞧好吧!哈哈!」万人杰向贾芳雨小姐抛 去一个媚眼。
 
  贾小姐又气又羞,但无计可施,惊惧地盯着万人杰的一举一动。
 
  万人杰在小玉的胴体前淫笑着,欣赏着她的美丽白嫩的胴体:她身无寸缕, 毫无遮掩地将少女的一切展露在众匪面前,那大大张开的双腿中间少女最隐私的 部位也一览无余。
 
  万人杰用左手从小玉双腿之间伸过去,在她左右屁股蛋上各抓了一把,小玉 惊叫着。
 
  万人杰又绕到小玉背后,欣赏她的屁股:生动丰满的两个屁股蛋无奈地裂向 两侧,腚沟划了一道优美的曲线,在两个半球上部扩展为一个柔美的冲积平原, 像蝴蝶的两道触须般完美。
 
  万人杰用左手掰开小玉的丰满圆润的屁股蛋,那褶皱均匀细腻,与私部相距 两指之遥的屁眼展露在他的面前。他用右手抚摸那小菊门,小玉羞愤无奈,不知 他要干什么。
 
  突然他将右手中指戳进小玉的屁眼中。小玉凄厉地惨叫起来,浑身剧烈地颤 抖着。万人杰开心地大笑起来,来回抽动着中指,并发出「扑哧!扑哧!」奇妙 的声音。小玉被折腾地死去活来。
 
  万人杰又将双手从小玉身后伸到她的胸前,抓着那两只倒垂着的丰满白嫩挺 实发育成熟的玉乳,揉面般地把玩了半天。
 
  贾小姐目睹万人杰无耻下流的举动和样子,嗓子眼有一种要呕吐的感觉。 
  这时万人杰右手持一把小刀,左手揪起小玉的浓密的阴毛。贾小姐不知他要 干什么,一种恐惧涌上她的心头。只见万人杰手中的刀从小玉的小腹开始割起, 完整地割下那少女最神圣的一片肉,同时将相距二指之遥的屁眼一起剜了下来。 小玉撕心裂肺的凄厉的惨叫起来。
 
  万人杰微笑着拎着阴毛提起小玉的私部,无耻地向贾芳雨小姐展示着。 
  贾小姐惊恐地睁大眼睛,张着嘴呆在那里。同时她看到万人杰手中已换成佩 刀,她的心怦怦乱跳,想喊却喊不出来。恐怖地琢着磨万人杰要干什么,各种可 怕的念头充满她的脑海,呼吸几乎停止了,空气仿佛也静止了。
 
  突然,万人杰身形一闪,刀光闪烁。小玉发出失去人声的惨叫。伴随着一阵 断骨脆响,小玉的惨叫声嘎然而止。
 
  贾芳雨小姐惊呆了。小玉美丽白嫩的胴体,被万人杰从肛门齐刷刷沿腚沟和 脊椎劈至脖颈。那颗美丽的头颅滴溜骨碌在地上翻滚了老远才立在地上,双眼还 眨了一下,便瞪得溜圆了,樱唇微张着,皓齿微现。
 
  那两片挂在树杈上仍晃动不已的胴体更令人惨不忍睹,骨盆和脊椎骨被从中 间整齐地斩开,灰白的脊髓从骨腔中淌出,胸腔中的肋骨像伞骨一样撑开着,血 糊糊的内脏无力的搭拉在被劈开的腔子内,像两扇剖开的猪。
 
  众匪欢呼起来。万人杰持刀齐根割下小玉那对丰满白嫩挺实的玉乳,颤巍巍 地拎着奶头在贾小姐面前展示。
 
  随即又从地上将小玉鲜血淋沥,杏眼圆睁,樱唇微启的人头的发髻抓在手中 拎起来,用绳子拴住秀发,挂在树枝上示众。鲜血从小玉斩断的脖腔中不断地滴 在地上。
 
  蜷缩在地上正在哭泣的小翠,被这残酷血腥的一幕震惊的目瞪口呆。楞了半 天才从朦胧中清醒,疯了一般从地上跳起。也不顾身无寸缕的羞耻,赤身扑到在 树上左右摇晃,仍鲜血淋漓的小玉那颗离体的人头前,手捧人头放声哀哭:「妹 妹!小玉!妳死得好惨!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这样残忍?这群畜生!畜生!」 
  突然她愤怒地盯着苍山老二一伙吼道:「畜生!你们会有报应的!你们这群 畜生!会遭天杀!死无葬身之地!」
 
  贾芳雨小姐从震惊中惊醒,她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小玉的人头和痛不欲生的小 翠,又看了看那两片挂在树上惨不忍睹的胴体,浑身打了一个冷战。她想哭,却 哭不出来,嗓子眼中堵着一团东西。
 
  沙牛对肖汝峰使了一个眼色:「老四,那个小妞你来玩吧,给兄弟们和贾小 姐再露一手。」
 
  他盯着小翠道,嘴角露出一丝阴森森的笑意。
 
  「是!二哥,兄弟我献丑了。」
 
  肖汝峰哈哈一笑,飞身来到小翠身旁道:「小妞,哥哥再陪你玩玩。」 
  他将小翠按到地上,任凭她拚命地反抗和挣扎叫喊,把她的双脚用力压向她 的头顶,让她浓荫覆盖下的细嫩私部和褶皱均匀细腻的屁眼展露在他面前。肖汝 峰又一次将撅起来的阳物捅进小翠的私部,疯狂地干起来。
 
  小翠无力地躺在地上,两眼无神地望着头顶上仍在晃动着的妹妹小玉的人头 ,那断颈上露着的几个黑糊糊的血洞,仍在滴着粘稠的血。她麻木地忍受着肖汝 峰的摧残,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肖汝峰心满意足地从已经神经麻木的小翠的玉体上爬起来了。用绳子分别将 小翠的两个脚腕绑好,将她倒吊在树杈上——小玉那两片吓人的像剖开的猪似的 胴体,在她眼前晃动。
 
  小翠意识中突然产生一种极强烈的求生欲望,恐惧随之而来。她疯狂的尖叫 着,惊恐地盯着肖汝峰的一举一动。
 
  肖汝峰取出一把小刀,用手揪起小翠的那丰满白嫩挺实的玉乳,持刀做切割 状。
 
  小翠惊恐地惨叫起来。肖汝峰却哈哈大笑。他收起刀,将手在小翠那白璧无 瑕、细嫩柔滑的肌肤上滑动抚摸。
 
  他绕到小翠的背后,双眼盯着她背后最生动亮丽的地方-屁股蛋。他将刀含 在嘴里,双手在小翠圆润滑腻挺实白嫩如玉的屁股蛋上揉面般的揉搓扭捏着。 
  小翠对他的无耻下流举动感到羞愤无奈,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突然小翠觉得屁眼一凉,她惊惧地想着各种可怕的结局,并无奈地向妹妹小 玉的两片胴体看了一眼。
 
  肖汝峰这时用双手扒开小翠的屁股蛋,那褶皱均匀细腻的屁眼展露在他眼中 。他将刀握在手中,刀尖扎向小翠的屁眼,并完整地割下她的屁眼和私部。 
  小翠撕心裂肺的凄厉的惨叫起来,疯狂地挣扎扭动着胴体。
 
  肖汝峰微笑着拎着阴毛提起小翠的私部,无耻地向贾芳雨小姐展示着,并用 手不断地抚弄着。
 
  肖汝峰将那只女人的私部放在小玉的私部旁边。又将刀从小翠被割去屁眼的 屁眼处扎进去,沿屁股沟和脊椎割开一道口子,一直割到后脖颈。细嫩的皮肤向 两侧翻起。肖汝峰将翻起的皮肤向两侧撕开,并用刀将皮剥离身体。很快小翠后 背和屁股上的人皮被剥的一乾二净。小翠痛苦的呻吟着。
 
  这时,肖汝峰掏出一个纸包打开,从里面抓了一把白色粉末,撒在小翠剥光 了皮的后背上。小翠触电般的失去人声地惨叫起来,倒吊的胴体也拚命的扭动挣 扎着。肖汝峰哈哈大笑着道:「小妞,别叫呀,我给你撒点盐消消毒,爽吧!哈 哈!」
 
  贾芳雨小姐目睹小翠的惨状,泪如雨下,口中喃喃自语,呼叫着小翠、小玉 的名字。
 
  肖汝峰又迅速将小翠前面的皮肤全部剥下,并完整割下那对丰满白嫩柔滑的 玉乳。小翠还在无力地痛苦呻吟着。
 
  肖汝峰举起佩刀挥下,伴随着断骨脆响,小翠的人头应声落地,骨碌骨碌滚 了老远才躺在草丛里。随即人头被抓着发髻拎起,用绳子拴住秀发,和小玉的人 头一起挂在树枝上示众。
 
  贾芳雨小姐樱口大张,呆在那里。
 
  树上吊着一具血淋淋的无皮无头女尸,像一只剥了皮的羊。肖汝峰将小翠的 人皮铺在地上,像一只张开翅膀的蝙蝠似的。三级片 www.300vvv.com
 
  肖汝峰冲着贾芳雨小姐哈哈一笑,道:「怎么样,贾小姐,精彩吧!」 
  可怜如花似玉的两姐妹落得如此凄惨下场。
 
  贾芳雨小姐目睹小翠、小玉姐妹俩惨遭蹂躏并被杀死的全过程,惊骇的目瞪 口呆,浑身颤抖。嗓子眼里像堵着一团棉花似的,想哭却哭不出来,想喊也喊不 出。望着树上挂着的两颗杏眼圆睁、鲜血淋沥的少女人头在空中随风摇动,往昔 的美好时光浮想在眼前:在明媚的春光里,花园中繁花盛开。小翠、小玉姐妹脸 上挂着阳光般的笑容,在花丛中像蝴蝶般追逐嬉戏,身姿轻盈体态动人,银铃般 的笑声在花园中飘荡。
 
  可如今小翠已被剥皮斩首,小玉也被用刀活生生劈成两片。这一切都是因为 自己的任性造成,接下来自己还不知道会遭到什么劫难。
 
  「哈哈哈哈……」一阵粗野的笑声打断了贾芳雨小姐的思绪:「戏看完了, 贾小姐还满意吧!现在该你登场了。弟兄们给贾小姐松绑。」沙牛笑着对贾芳雨 小姐道。
 
  贾芳雨小姐被从树上解下来,她步履轻盈地走到苍山老二面前道:「能让我 死的痛苦少些吗?」她显得格外镇静。
 
  「小生仰慕小姐久矣,只是想请小姐来玩玩,然后再送小姐回家。没想到小 姐十分不给小生面子,只好请弟兄们给你表演一下,让你懂懂规矩。怎么样贾小 姐,宽衣吧!小生等不及了!哈哈哈哈……」
 
  苍山老二无耻地盯着贾芳雨双峰高挺的胸脯道,眼中露出贪婪残忍的神色, 并不时咽着唾液。
 
  「不!不要!你还是一刀杀死我吧!别再污辱我了!让小女子保持清洁身子 上路吧!」贾芳雨小姐痛苦地哀求着。
 
  「哼!不识抬举!小生的忍耐是有限的,我的弟兄们可都看着呢!如果我得 不到满足,我可不知道我的兄弟会做出什么不利小姐的事来。到时我也难以阻拦 了。」苍山老二佯装恼怒状道:「怎么样,贾小姐你可要想好了,我可不是强迫 你!」
 
  贾芳雨小姐痛苦地思前想后,想到小翠、小玉姐妹惨遭众匪蹂躏的情景,又 看了一眼那两具失去人形的恐怖胴体和血淋淋的人头。心想今天贞洁是保不住, 与其让众匪蹂躏还不如。
 
  终于贾芳雨小姐痛苦地应允了苍山老二的无耻要求:「小女子满足你,但你 要兑现你的承诺,将我送回家。」
 
  真是一个可怜又可悲的女人,怎么能指望恶狼的恩赐。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识时务者为俊杰,小姐可谓识时务者,小生爱慕久矣!请宽衣吧!小生实 在等不及了。哈哈!」沙牛得意地笑道。
 
  贾芳雨小姐慢慢地将衣裙由外及里一件件脱下。沙牛和众匪瞪着布满血丝的 双眼,贪婪地盯着她。当脱得只剩下一件兜肚时,贾小姐再也忍不住羞辱和痛苦 ,掩面痛哭起来。
 
  苍山老二可耐不住性子了,他三下五除二脱了个精光,一下便把贾芳雨小姐 扑倒在地。嘴里喘着粗气粗鲁地将那件遮羞布扯下。
 
  贾芳雨小姐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她已经精赤条条四大皆空了,春光尽露、 光彩照人。
 
  苍山老二骑上贾芳雨小姐的白嫩诱人的胴体上,一把抓住那对高挑丰满洁白 如玉的乳房,揉面般的揉搓起来。
 
  贾芳雨小姐凄惨地惊叫着,痛苦地闭上双眼,泪水顺着耳根流下。
 
  苍山老二的手在她的胴体上到处游动摸索着,她的圆润白嫩挺实的屁股蛋, 也被沙牛抓在手中把玩,就像在揉着两块白面团。他肮脏的嘴唇在她身上亲吻游 动。
 
  苍山老二微笑着将她的双腿压向她的头顶,那被浓密阴毛覆盖下的细嫩私部 和与之相距仅二指之遥褶皱均匀细腻的肛门,暴露在苍山老二面前。
 
  「不!不要啊!」贾芳雨小姐最后的一道心理防线彻底崩塌了。
 
  苍山老二挺着硬若铁棒般的阳物,捅进她的柔嫩的私部,抽动起来。
 
  她感到一阵撕裂肉体般的疼痛,泪从眼眶中喷涌而出。
 
  沙牛奋力抽动那粗大的阳物,「扑哧!」「扑哧!」疯狂地干着。
 
  贾小姐凄惨瞪着失神的双眼盯着房顶,她已经崩溃了,麻木地任由沙牛糟蹋 着。
 
  苍山老二当着众匪的面「扑哧!」「扑哧!」疯狂地干着,贾小姐像玩偶一 样任人摆弄。他翻来覆去来回干了两遍才发泄完,心满意足地从贾芳雨小姐身上 爬起来。
 
  一边抚弄那只仍然撅挺的家伙,一边淫笑道:「爽!哈哈!太爽了!冰肌玉 肤,滑腻柔嫩!真是女人中的极品!兄弟们,别楞着呀!陪贾小姐爽爽啊!哈哈 哈哈……」
 
  「好!谢二哥!」众匪欢呼起来一拥而上。
 
  「不!不要!你杀了我吧!不!不!不要!不要啊!啊……」贾芳雨小姐绝 望地惨叫起来。
 
  众匪却一个个挺着阳物恶狼般的扑了过去。
 
  「啊……不要!啊……啊……」贾芳雨小姐发出了失去人声的惨叫。众匪将 她按在地上残忍地进行了蹂躏。
 
  可怜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家闺秀,就这样被糟蹋了。
 
  「小翠、小玉我来陪你们了,等等我。」贾芳雨小姐无助地蜷缩在地上,两 眼无神地盯着那两颗杏眼圆睁,断颈处仍在滴着粘稠鲜血的少女人头,口中喃喃 自语着。她不敢再想刚才众匪令人作呕的丑态和无耻下流的行为。她感到私部和 屁眼像被撕裂了一样疼痛。
 
  众匪正在嘻嘻哈哈的叙说着自己施暴的感受,淫词连篇,不堪入耳,丑态百 出,不堪入目。
 
  忽然,贾芳雨小姐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畜生!你们这群天杀的畜生!杀 了我吧!啊……」
 
  「嘿嘿!兄弟们,瞧呀!贾小姐等不及了。她知道弟兄们操练半天了,要该 给咱们打牙祭了。」
 
  苍山老二笑道:「不错!细皮嫩肉的,口感肯定不错!弟兄们,谁来露一手 啊!」
 
  「二哥!兄弟我早就手痒痒了,我来吧!」展岳迫不及待地跳起来。
 
  「行!就是你了!好好侍侯贾小姐。别忘了奶子给我留一只,哈哈!」苍山 老二笑道。
 
  贾芳雨小姐听着心里发毛,双手情不自禁捂住玉乳。回想小翠、小玉惨死的 情景,她浑身颤抖了一下。当知道死亡不可避免地降临时,反而会使人格外的镇 静。
 
  这时她平静地对苍山老二道:「能否痛快点,我死后,请把我的遗体送回我 家。」
 
  「哈哈!痛快的有啊!你自己选吧!」苍山老二笑道:「第一种就是砍断四 肢,剖腹抽肠挖肝。」
 
  「不!不要!」贾芳雨小姐听得头皮发麻。
 
  「第二种是削乳割阴剜屁眼剖腹挖心,怎么样?」苍山老二笑道。
 
  「不要!」贾芳雨小姐想到这些惨无人道的杀人方法,浑身起鸡皮疙瘩,便 对苍山老二说:「有没有一刀杀死的方法?」
 
  「这个嘛,有!这可是老五的绝活。」苍山老二指了指小玉的像两片剖开的 猪似的胴体道:「力劈华山!哈哈!可以一刀将你从屁眼至脖颈劈成两片,干净 利索。」
 
  贾芳雨小姐看着小玉吓人的胴体,不由得从屁眼到头顶顺着脊椎骨有一股凉 气上冒,惊恐地喊道:「不!不要!」
 
  「哈哈哈哈!」沙牛大笑起来:「我想老五在面对小姐那美丽诱人的屁股蛋 时,也会舍不得下手的,哈哈!第四种最痛快,我看在你侍侯我们兄弟的份上, 就用斩首怎么样?」
 
  「行!就用斩首吧!」贾芳雨小姐无奈地做出痛苦选择。
 
  「另外,我可以告诉你身后之事。你的诱人胴体将是我们兄弟的午餐,味道 肯定不错。你的私部和屁眼会被割下,你的玉乳也会被割下,其中我将带走一只 玩,另一只将和你的人头、私部和屁眼一起送回你家。怎么样,我还是说话算话 吧,答应将你送回家,我一定做到。哈哈……」苍山老二无耻地说道。
 
  贾芳雨小姐听到死后将要成为众匪口中的美食,最后将成为粪便排出,心中 一阵凄凉。并且还要受到污辱,自己的玉乳要被苍山老二带走把玩,心里羞愤难 当,但也无可奈何。另外想到自己的人头被送回家后,父母将会痛不欲生时,心 中又隐隐作痛。
 
  「老三,开始吧!」苍山老二吩咐道。
 
  「是!二哥,哈哈!」展岳飞身来到贾芳雨小姐身旁,一把抓住她的发髻, 将拖到场地中央,只见场地旁边有一个肉案板,还有一个土灶上面烧着一大锅热 水,贾芳雨小姐知道自己马上被宰杀后就要被放在案板上退毛开膛清洗了。 
  众匪围成一圈,津津有味地欣赏贾小姐人头落地的那一刻。
 
  贾芳雨小姐跪在地上,面朝贾府方向磕了三个头,口中默默念叨了几句。然 后便闭上双眼,将玉颈伸长迎接屠刀的落下。她心中平静的像池塘中的清水,脸 上竟露出一丝微笑,感觉到终于可以解脱了。
 
 做爱图片 www.300rrr.com  展岳用手在她的玉颈上摸了摸,认准关节位置。便高高举起佩刀,随即刀带 着风声斩下,只见刀光闪烁,一声断骨脆响过后,贾芳雨小姐美丽的头颅高高飞 起,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又重重地摔在地上,像球一样骨碌骨碌滚了老远才躺在 草丛里。
 
  两眼温柔地望着这个罪恶的世界。美丽的无头胴体断颈中喷着血雾仰倒在地 上,颈腔中随着喷溅的鲜血发出「扑哧!」「扑哧!」的声响。胴体倒地后抽动 了老半天才僵直不动了。
 
  展岳将滴血的屠刀插在地上,喊了个大汉来帮他把贾芳雨小姐无头的胴体一 个提脚一个抓手的的拖到案板上摆起,然后他右手持短刀,左手一把抓住贾芳雨 小姐高挑丰满洁白如玉的右乳,齐根将它小心翼翼的完整割下来。
 
  展岳提着乳头颤巍巍地抖动着将玉乳交给苍山老二道:「玉乳一只,请二哥 查收!哈哈!」
 
  苍山老二接过来抚弄了半天才将它装入一个锦囊中。
 
  展岳又用同样方法割下另一只玉乳。然后他将贾芳雨小姐的双腿分别搭在自 己的双肩上,让她的腿大张着,使她的在浓密阴毛覆盖下的细嫩私部和与之相距 仅二指之遥褶皱均匀细腻的屁眼正对着他。他左手揪起贾小姐浓密的阴毛,右手 持刀从小腹割起,完整地割下那少女最隐私、最神圣的一片肉,同时将相距二指 之遥的屁眼一起剜了下来。
 
  他将贾芳雨小姐的头颅、左乳和私部屁眼分别放在一个锦盒中。并用贾芳雨 小姐的外衣将锦盒包好。
 
  随即他持刀从贾芳雨小姐的心窝割起,一直割到肚脐眼,内脏翻出体外。他 麻利地将内脏抠出,挑在树枝上。
 
  此时贾芳雨小姐的胴体已经毫无女性美感了,像一只开了膛洗刷干净的猪一 样躺在案板上。
 
  展岳向胴体的腔子内塞满各种调料,倒进大量的酒后,用针线将腔子缝好。 用油料涂满胴体全身。然后再用绳子将贾芳雨小姐的手脚绑好悬拉在两棵大树之 间,在她的胴体下面生起火,用棍子别着翻转她的胴体慢慢地均匀地烤,并不停 的用刷子在胴体上刷油。
 
  贾芳雨小姐的胴体发出「滋啦!滋啦!」的响声,娇嫩的肌肤慢慢变成奶黄 色,香气四溢。
 
  那塞满腔子的调料和酒液「扑哧!扑哧!」地从贾芳雨小姐的私部、屁眼等 处喷射出来,酒液遇到火燃烧起来,像两条蛇吐着舌头似的火焰跳动着。 
  此时贾芳雨小姐的胴体已被烤得黄灿灿、香喷喷,外焦里嫩,像烤熟的乳猪 一样香气四溢,令人垂涎欲滴。
 
  众匪盯着贾芳雨小姐的胴体直咽口水,展岳对苍山老二道:「二哥,羔羊已 烤好。」
 
  「好!老三,辛苦了!让老四处理一下。」苍山老二道。
 
  肖汝峰应声上前,只见刀影闪烁,转瞬间,他停下手道:「二哥,好了!」 
  再看贾芳雨小姐的胴体似没有什么变化。肖汝峰用手往贾芳雨小姐的屁股上 一拍,她身上的肉竟完整落在地上,只剩下一副完整的骨架悬在树上。地上贾芳 雨小姐的人肉散发着诱人的浓香。
 
  苍山老二将一枚镖射在贾芳雨小姐的屁股上,肖汝峰麻利地将屁股割下,送 到苍山老二面前,众匪一哄而上,转瞬间人肉尽无。
 
  可怜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家闺秀,就这样被苍山老二一伙无情的蹂躏杀死并烹 食了。
 
  贾家大院乱成一团,笼罩在恐怖的气氛中。贾长风更是如热锅上的蚂蚁,长 嘘短叹,心神不宁。贾夫人崔月琴已哭成泪人。管家贾正垂手站在厅堂上,看着 老爷的一举一动。
 
  「这可怎么办?那苍山老二是不是官府正在通缉的重匪呀!」贾老爷叹了一 口气道。
 
  「正是此匪,上月邯郸首富谢大成老爷家的千金谢晓玲小姐,在新婚之夜被 此匪蹂躏并杀死,手段极其残忍。听说谢晓玲小姐是被倒吊在房梁上,从肛门到 脖颈一刀劈成两片,人头、乳房和私部被割下带走了。场面十分恐怖血腥。」贾 正道。
 
 日本av www.300lll.com 「老爷!快点想办法救救雨儿啊!我苦命的女儿呀!她……她可是个黄花大 闺女啊!可别让那帮畜生给糟蹋了啊!老爷!」贾夫人崔月琴泪如雨下,痛不欲 生。
 
  望着结发妻子贾老爷心急如焚,他一面安慰夫人,一面对管家贾正道:「快 将家中积蓄尽数凑上,速去找苍山老二换回小姐。快去办吧!越快越好!」 
  管家贾正道:「老爷,就是将家中所有什物尽数典卖了,也凑不足千两黄金 呀!」
 
  「那就去借尽快凑齐送去,以免夜长梦多,发生意外。快去办理吧!」贾老 爷焦急的说道。
 
  「是!老爷我立即去办理!」管家贾正匆匆走了。
 
  半天时间管家贾正凑足了千两黄金,贾老爷一再嘱咐道:「快去!一定要把 小姐平安接回来!」
 
  他们哪里知道,此时贾芳雨小姐已经成为众匪口中的美食了。
 
  管家贾正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丫鬟春香手里捧着一个外面系着白色绸缎的锦 盒,匆匆进来禀报:「老爷、夫人有一个黑衣男子刚才送来这个锦盒,说是专门 送给老爷、夫人的。」
 
  「那个黑衣男子呢?」贾老爷连忙问道。
 
  「他急匆匆地放下东西,便骑马走了。」春香答道。
 
  「他还说了些什么?」贾老爷问道。
 
  「没有什么了。噢!好象还说什么……噢!对了,还说是他们二哥答应小姐 的。」春香回答道。
 
  「春香!快打开锦盒!」贾夫人崔月琴急促地吩咐道。她看见包裹锦盒的白 绸很像贾芳雨小姐的外衣。她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是!夫人。」春香应道,她解开了包裹锦盒的白绸。
 
  贾夫人崔月琴终于认出白绸正是女儿贾芳雨的外衣。她惊骇地站起来,心中 再也不敢往下想。
 
  锦盒打开了,屋内的空气像凝固了一般沉闷。
 
  丫鬟春香望着锦盒内,大张着嘴瞪着眼楞在那里半天。贾老爷和夫人紧张地 盯着她。
 
  「啊……妈呀!」春香惊叫一声,手中的锦盒掉落地上。从里面骨碌骨碌滚 出一个圆溜溜的东西,在地上滚动了半天才停下。
 
  众人往地上仔细一看,贾夫人崔月琴当场昏死过去,贾老爷嘴里惊叫一声: 「哎呀!」人都傻在那里――原来是贾芳雨小姐鲜血淋漓的人头躺在地上。 
  半晌,贾老爷像疯了一般跪在地上了,双手托起女儿那颗美丽的头颅。她秀 丽的双眼充满深情地睁着,看着这令她无比眷恋的世界。贾老爷泪流满面,帮贾 小姐梳理了一下凌乱的秀发,哆哆嗦嗦地合上她的双眼,然后起身将人头放在桌 上。
 
  他向锦盒中看了看,盒中还有女人的玉乳和私部各一只,盒子底下还有一封 信。
 
  他将信拾起,只见上面写道:「贾老爷:首先我代表兄弟们,感谢贵千金贾 芳雨小姐的垂怜,给予我和众兄弟们无比的快感和满足。并感谢贾老爷的慷慨大 方,赠与我等千两黄金。有来无往非礼也,故将此大礼呈上,请贾老爷及夫人笑 纳!以表达我和兄弟们的谢意!苍山老二敬书。」
 
  贾老爷瘫倒在地上,家人连忙过来将他扶起。贾夫人已被搀扶进卧室去了。 贾老爷吩咐道:「春香,收拾一下这里。」又吩咐家人道:「快去邯郸贾知府那 里送信,让他速来!」他也被人搀扶到卧室去了。
 
  丫鬟春香吓得傻站在那里半天,听到老爷吩咐,她的脑袋都炸了。屋内已没 有别人了,空荡荡的只剩下她和贾芳雨小姐的人头及锦盒内那两只令人羞辱的东 西了。
 
  春香努力克制心中的恐惧,用哆嗦着的右手捏着贾芳雨小姐樱桃般的乳头, 慢慢地拎起那仍然柔嫩富有弹性的玉乳,玉乳颤悠悠地在春香手中抖动着。 
  春香看到贾小姐的乳头乳晕因失血过多呈灰红色,而以前贾小姐洗澡时,她 见过贾小姐的乳头乳晕是浅绛红色的,十分好看。她将那只玉乳轻轻放在贾小姐 的人头旁边,那只玉乳就像一堆面团似的躺在桌上。
 
  春香又俯下身子用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捏着阴毛,将贾芳雨小姐的私部拎起。 她强忍着恐惧,仔细看了看那片女人身上最隐私、最神秘的部位。只见贾芳雨小 姐的两片粉红色的细嫩唇唇无力地裂开,中间露出两个洞洞,应该一个是尿道, 另一个是私部。在距离二指之遥处有一个褶皱均匀细腻的眼,这是贾芳雨小姐的 屁眼吧,怎么把这也割下来了。
 
  丫鬟春香看得脸颊发烫,羞愧难当,急忙将那块肉放在桌上。并用贾芳雨小 姐的外衣将人头和私部盖上,然后转身跑了出去。她的脑海中不时闪现着贾芳雨 小姐的滚动的人头、离体的玉乳和令人羞辱的私部屁眼……
 
  这真是:贾小姐任性初试马,众恶匪设伏劫众女。
 
  实可怜少女遭蹂躏,万人杰劈杀娇小玉。
 
  肖汝峰逞凶剥人皮,少女头高挑树枝上。
 
  贾芳雨人头展岳斩,娇胴体烧烤成美味。
 
  收赎金施暴逃夭夭,美人头私部送贾府。
 
  见纸条贾府乱成粥,贾夫人痛苦失魂魄。
 
              【未完待续】

本月热播视频